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First

庄严肃穆的宫殿静静伫立在初升的旭日之下,一切都与往常无异。

端坐在王座上的男人,而立之年的年纪,英俊潇洒。金棕色的头发留的有些长了,混合的阳光让人觉得很温暖。

本该坐在这王座上的人是他的兄长,但是兄长不惑之年积劳成疾战死沙场;兄长遗有一子,十六岁的王储却对繁杂的政事毫无兴趣,反而在征战之事上天赋异禀。而他自然也就成了这黄金之座暂时的主人。

在打开新的一份文件之前,希绪弗斯接到了关于王储的行踪报告。他那个天行活泼聪慧异常的侄子又溜出去打猎了。想来与往常无异,希绪弗斯便着手去处理剩余的文件了。直到太阳西下还不见侄子回家,手下人才手忙脚乱的来请罪,说王子狩猎失踪于边境,已经搜寻了一天仍没有消息。

为此希绪弗斯肝火大动。

王子殿下狩猎本事平常之事,至于为何今日会出事谁也不知道。

事情还得从早晨将讲起。

王储名为雷古鲁斯,先王伊利亚斯的独子。性子活泼好动,常常在郊外狩猎。

见今日天气甚好,驾马而去了边境的森林。由于与邻国接壤,希绪弗斯处于安全考虑一直不让雷古鲁斯在那块区域狩猎。

王子是先王从小手把手带大的,又有个文武全才的叔叔,自小被成为天才,身手自然不在话下。

但是世界之大人外有人。

身处密林的雷古鲁斯正处于兴头上,年少的脸上溢满兴奋,眼见前方猛虎在望,为了保险起见,他决定先用箭中伤猛虎以观后效。

只是当他利箭射出之时,直角方向也有一道银光闪现。待他纵马靠近受伤的猛虎的时候,只见伤虎的身上插着两只利箭。

当他下马准备制服伤虎时,破风而来的箭矢向他逼近,凭借敏锐的反应雷古鲁斯闪身避开。

只听见数马踏来之声。一马当先的青年手持弓箭,身着异国服饰从马上望着雷古鲁斯。

几番争执不下猛虎的归属权便听见青年身后有人纵马而来。

「少爷,属下的箭与这少年的箭同时射中此虎,属下记得您层许诺小姐一只猛虎,本希望少年可以想让,但……」

那人听后未言只字黄玉色的硬发杂糅在林间透下的阳光中,十分好看。

在雷古鲁斯表示自己也有不能相让的理由后,那个有着黄玉色硬发的男子将同样黄玉色的眼眸望向了他。

只是一眼就让他瞳孔微缩。

见那人久久不说话的看着他,雷古鲁斯也不甘示弱的回望着。

「下属冒犯了,不认得王储殿下。若是殿下中意此虎,便唤人抬回去便可。希望您能原谅我下属的失礼,雷古鲁斯殿下?」

巴连达因有点呆滞的看着被自家少爷称为殿下的少年,同时诧异的是自家少爷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话中带笑的语气。

被点破真名的雷古鲁斯也不气恼,保持着王子的气度大方的询问对方的名讳。

只听见那人缓缓道出——

「吾乃翼龙之王,拉达曼提斯。早已听闻殿下天才之名,今日得见殿下,殿下可有兴趣前往加伊拿喝杯下午茶?」

听到拉达曼提斯之名出口的一瞬间,雷古鲁斯在众人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纵身上马,掉头疾驰。

这不是退缩,雷古鲁斯告诉自己。

这是希绪弗斯千叮万嘱不可操之过急的对手,他父王之死的原因之一。

见到雷古鲁斯毫不犹豫翻身上马的英姿,拉达曼提斯低声地笑了。

「追上他。」

纵身再好的良驹也抵不过众人相追。

在于雷古鲁斯只有半个马位时,拉达曼提斯向着雷古鲁斯的后颈横手一劈,接住了向后倾倒的少年身躯。命令全队返程。

「也只好如此请您一叙了。」

 

当雷古鲁斯悠悠转醒时,看到的是异国风情的床顶,和坐在自己身边手持精装本的拉达曼提斯。

见到雷古鲁斯恢复意识,拉达曼提斯眼里笑意更浓。

TBC

初稿先这样啦,有空在修,second不知道什么时候更……哈哈哈哈

评论(1)
热度(8)

© charkith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