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下三度】 番外

完结地址~http://charkithl.lofter.com/post/16529a_41e5ba7 

「哈哈哈哈你这小子挺有趣的嘛,怎么就掉到御幸那混蛋的碗里了呢。我家弟弟君不好嘛?」

不知道什么时候和泽村混的相当熟的仓持一边揽着泽村的脖子,一边笑嘻嘻地跟他搭话,却没想到旁边的亮介给他来了一下肋击。饶是仓持这真·骨骼清奇的也受不了。

「亮桑……。」

「谁是你家弟弟君啊?」

「哈……哈,亮桑不要介意嘛」

仓持挠了挠头,装傻打哈哈想蒙混过关。

亮介还是不客气的给了个眼刀。

御幸一进门就看见两个不速之客坐在自家的沙发上,其中一个不良还搂着泽村的脖子。

这俩唯恐天下不乱的……

「亮桑,仓持。」

为了预防以后泽村被灌输什么奇怪的知识,御幸觉得自己还是老实和他们打个招呼比较好。

亮介看着御幸一脸‘我就是很不情愿’又不得不向现实低头的表情,心情大好。

「我们还在和泽村君讨论要不要和我家春市一起住呢,你看这主意怎样?还是仓持提议的呢。」

作弄御幸的同时还不忘坑一把队友的亮桑表示毫无压力。

「哈哈,哈哈。不用那么麻烦的亮桑。哪里好意思这么麻烦弟弟君呢。」

努力捍卫家庭常驻成员身份的同时,御幸也不忘向仓持补发眼刀一枚。

在亮介戏弄心得到满足后终于放过了御幸。

‘毕恭毕敬’的送走麻烦二人组,御幸夸张的大舒了一口气。泽村笑着递上一杯水。

御幸一口气喝完水后挠着泽村的咯吱窝,在对方停不下来的笑声中将他按倒在沙发上。

「还笑!都是为了你这个麻烦的家伙」这样说的御幸将头埋在对方的颈间。

「是是~那还真是辛苦了,作为奖励今晚我下厨怎样?」

荣纯君简直男前的不像话,要是春市在的话一定会吐槽的吧。

「饶了我吧,看在我为你收拾了三年前的烂摊子的份上。」

泽村貌似不满的嘟喃了一句,换来的是御幸堪称‘无耻’的笑脸。

「不过说实话那时候真是吓的我心脏都不会跳了啊,我那么努力的想要抓住你。」

回忆起三年前的那个夜晚,御幸仍然心有余悸。

在和泽村重新相遇之后,御幸才知道三年前的那个事故并不是单纯的意外。

泽村向春市和克里斯表达了想要退出杀手生活的想法,克里斯本来也就不希望荣纯生活在那样的状态中,当下就同意了。而春市则提出利用任务的机会来制造‘泽村荣纯消失’的假象,这样就一拍即合了。在经过繁复的准备工作后,利用炸弹爆炸的烟雾作为掩饰,泽村在从楼顶坠落的时候,克里斯等人就在视觉死角的地方做好援救他的准备。

饶是这样计划之下,泽村仍不可避免的遭受了身体上的伤害,这也就是为什么泽村在三年后才出现的原因,在准备一个新身份的同时也在进行着身体的复健。

「所以说,这都是你计划好的咯?」

在某个春宵苦短的夜晚,一身对方的味道的御幸撑着手臂看着潮红仍未退去的某人。

而泽村则是费力的抬起双手,捧着御幸汗湿的脸,送上了一个意味明确的吻。

 

回忆在泽村咕咕叫的肚子发出的抗议中终止。

「御幸……」

「我今晚想吃蛋炒饭……是吧?」

「你怎么知道我想说什么?」

看御幸笑的一脸奸诈,泽村荣纯不知道说他什么好。

「啊……啊,真是败给你了,你那咕噜噜的肚子是这么说的。」

「什么嘛?御幸你改行做神棍了哦。」

「晚饭不给你吃蛋炒饭了哦?!」

「御幸一也大人,请务必原谅小的!」

听到对方假意的威胁,泽村配合的推开赖在自己身上的御幸,土下座地向对方道一个没什么诚意的歉,然后抬起大大的笑容看着御幸。

泽村眼中映现的是御幸专注的眼神。

然后就是一个水到渠成的接吻。

 

 

【在你不在的日子里我疯狂的回忆着关于你的一切,所以我无比珍惜和你重逢后的一点一滴,你的所想所思。】

 

御幸当然不会告诉泽村为什么知道他晚餐想吃什么,正如他不会告诉泽村在他不在的日子里他是如何思念他。

当然,泽村也不会告诉御幸,他也同样煎熬在那些日夜里。

窗外静静地飘着冬雪。

END

FK:零下到这里就正式全部完结啦,男前的不像小天使的小天使,明显没有那么帅的美雪都感谢大家的包容,窝还会继续努力的,希望能给小伙伴们带来更多的糖糖糖!


评论(6)
热度(23)

© charkith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