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con-Ära

第五章

结束了帝都的事情后,宗像礼司隔日便向国常路大觉辞行了。国常路也不做过多的挽留,毕竟人家也是有自己国家的事情要处理的。

宗像一行人告别了国常路大觉后边踏上了回国的路程。

半路总是会杀出周防尊呢。【?】

如果能让宗像礼司现在用一个动作来表达自己的心情,那一定是用一手扶额。

“哟,宗像。”

“……”

哟什么哟啊,谁让你光天化日下调戏我们家王储了啊!知道我们家王储貌美如花【?】是吧!想掳回家对吧!可惜没门啊!王储是我们的!【?】……%##%%##*&&*……*。

以上来自宗像亲卫队核心成员道明寺卿的内心OS。

宗像倒是什么话都没有说的看着周防。

“我听说你们今天回去,我刚好顺路。一起?”

对于以耍无赖为‘天职’的周防,这次宗像学聪明了不再反驳他。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公!爵!殿!下!”

于是宗像一群人外带一个‘额外生物’一起踏上了归国的路。

一路上状况自然是少不了的,不过这都不是什么大事。

比这个来的更让人无奈的是——道明寺卿!能不要对周防散发人人可见的黑气么。你家王储还没有跟他跑路呢。

就这样在道明寺闹了一路的‘别扭’中众人到达了两国的国界线。

“啊……就到这了呢……”

“您在遗憾什么?”

“……没什么,走了。以后见吧。”

说完周防转身背对着宗像帅气的挥了挥手以示告别,风衣被周防转身是带起的风吹的猎猎作响。

“……再见,不过下次再见会是在什么情况下呢?”

“殿下,您说什么?”

“没什么,秋山卿。我们该回去了。”

“是。”

奥尔德里奇王国

“混账小子你终于回来了?!!!!!!玩够了?”大殿里回荡着国王陛下中气十足的怒吼。

“……老头子,才几天不见……啧。”

……尊啊,你的情绪能不能收敛一点,好歹那是你的叔父啊。

恨铁不成钢的出云先生已经快哭了……

“咳咳,说吧。这次为什么私自跟着对家的那个小孩去?”

至今为止,迦具都还是称呼宗像礼司为对家的孩子。

在他的认为中,羽张迅不是别国的王,而仅仅是年少时期的友人。

“啊……没什么,只是想出去溜溜而已。”

“现在是什么时局……还出去‘溜溜’?你是不放心宗像那小子吧。”

“……明知故问。”

“你说什么?”

这小子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啊……,迦具都对自己放纵周防自由发展的策略再一次发出质疑。

“陛下,我想殿下一路回来也应该累了,不如今天先让他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谈?”

和事老出云先生再次适时的出场拯救了快要睡着的周防殿下。

看着自家侄子的那副样子,迦具都也没打算能从他那里问道啥。

那小子要是想守住什么,就算你杀了他他也不会说的。

“算了,回去休息吧。”……“出云你给我好好教育他一下!!!”

……“是,陛下。”

走出大殿的出云有一种重生的‘喜悦感’。

“我说尊啊,你下次能不能提前给我打个招呼啊,真是害我每次都……”

前方的周防尊似乎对草薙出云的说教习以为常了,就放任他自己说个起劲。

边走边打着哈欠的周防在想宗像回国之后会做什么,不过又是家国大义罢了。

布伦达帝国

雷恩伯德宫

“欢迎回啦,皇兄。”少年慵懒的声线飘散在空气之中。

“又长高了呢,猿比古。”不在意少年所缺少的王室礼仪,宗像礼司看着几日不见似乎又有所长高的弟弟。

“您的错觉,兄长。”不习惯他人关心语气的少年别扭的别开头,脸上一闪而过的红晕却被宗像礼司看个正着。

宗像礼司也不说什么,自己从小带大的弟弟是什么性格自己怎么会不知道呢?

“父亲,在书房等您。”

“是么。父亲最近身体还好吧?”

“……是,父亲一切都好。”

真是违心——伏见猿比古在内心对自己说。

“那么,我先去做事了。就不配您一起去见父亲了。”

看着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弟弟,宗像礼司也没太在意。少年嘛,到了这个年纪总是有一点自己的小秘密的。

扣扣

“父亲,我进来了。”礼仪性的敲过门后,宗像礼司握上金漆雕柄的红木门把手。

“回来了啊,礼司。”

“是。”

“路上还顺利么?谈判的结果如何?”

“路上很顺利,没有什么问题,谈判的结果也如我当初预料般,并无太大出入。”

“是吗,那就好。听说,莱昂公爵跟你一起去的?”

“是,我们是在到神圣德累斯顿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公爵殿下是一路跟着我们去的。”

“是吗,那孩子如何?”

“……懒散任性,毫无王室成员的自觉。但是,不得不说他是一头还没睡醒的狮子。”

看着自己的儿子对故友之侄的评价,羽张迅已经可以想象自己那脾气火爆的老友教育出来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的了。想到这里羽张迅不自觉的嘴角微微的向上扬起。

“父亲,您在笑?”

“呵呵,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过去的事情罢了。”

“一路上回来你应该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有事我们明天再谈吧。”

“是,多谢父亲体谅。那么儿臣先告退了。”

离开书房后的宗像礼司觉得今天的父亲似乎和平常不太一样,看自己的眼光就像……。

真是让人难以理解,难道在他离开的这些日子里出了什么事吗?

宗像礼司摇了摇头,估计是自己多想了吧。

熟不知,变化以及在悄悄的发生。

TBC

评论

© charkith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