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晚其实过得很快,不过这一夜过得也不平静。

无色大公的先头部队已经达到了帝都,并有小分队已经对宗像进行了第一批的暗杀,不过宗像的手下都不是什么随便的货色。来者已经全部被无声的解决了。

次日

宗像礼司昨晚睡的十分安适,暗杀事件完全没有影响到他的状态。

带着黄金兔子面具的宫廷侍从引着宗像礼司前往阿布纳宫。

“王储殿下,大公陛下已经先您一步到达阿布纳宫了,大公已经在等您您了。”

兔子恭敬的向宗像礼司报告。

“哦?那我真是失礼了,大公无论做什么是都很迅速啊。”

宗像礼司对于兔子的报告还是颇感意外的。

无色大公先到会场么……

……

“殿下,大公在里面等你。”兔子酱宗像礼司带到宫殿门口后就鞠躬退下了。

宗像礼司静静的缓了缓情绪,伸手推门。

伴随着推门声,里面人的目光也随之望向门的方向。

“请先允许我向您致歉,大公陛下。”宗像带着无可挑剔的微笑向对方致歉。

“哼,坐吧。”

宗像礼司也不在乎对方态度似的从容的走向座位。

在宗像礼司坐到座位后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大公陛下,有话不妨直说。”

“……哈哈哈,真不愧是宗像殿下,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还能镇定自如。”

“恕我不能理解您的意思,我今天是来和您谈论马洛里事件中贵国的行径有违巴贝拉特斯公约的规定,希望您能将贵国的军队车里我国的马洛里镇。”

“哼哼……巴贝拉特斯?马上就要‘改朝换代’了,那种废纸有什么用。”……“不过撤出马洛里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只要不违反原则的条件都在考虑范围。”

“我要……你成为我的臣属,帮我踏上帝国的宝座!”

“虽然您的条件听起来很诱人,但是……这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情,大公陛下。”

听了宗像的话,无色大公居然没有当场发怒,而是起身离开座位走向宗像礼司。他将手撑在宗像面前的桌子上。将脸慢慢逼近宗像礼司,只见他的眼睛慢慢的开始出现回旋状的纹路。

“撒……听从我的命令吧……宗像……礼司。”

无色大公的心里已经开始泛出成功的感觉嘴角也开始有慢慢翘起的迹象。但是3分钟过去了,丝毫不见宗像礼司有任何行动。

“怎……怎么会,无效?”

无色虽然有着比一般人较好的自制力,但是对于自己的得意技第一次失去效应还是非常意外的。准确来说是惊讶。

“大公陛下一定非常意外吧?”声音已经隐隐出现的得意但是却被压制的极低。

“怎么可能会没有用?!这不可能!”声音已经开始有点咆哮的无色大公面露狰狞。

“那是因为我知道您是古老瞳术的继承者,您认为我今天既然敢独自与您相处在一间房间里我会毫无防备吗?”

“你!”

“看来我们今天会谈的结果已经出来了呢,那么我期待您尽早将贵国的军队撤出我国马洛里地区。”

无视无色大公难看的脸色,宗像礼司最后还是礼貌的向对方行礼,然后独自推门离开了会议室。

被留在室内的无色大公被人识破了得意的秘技,自然是恼羞成怒。

但是,他思维一转,嘴角弯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然后独自一个人在偌大的会议室内狂笑出声。声音许久都不曾停下。

后世言:王储险境夺胜利,大公心生恶毒计。

当宗像礼司这边的事告一段落的时候,奥尔德里奇的王宫内却……

自从上次那封无名书信的到来之后迦具都玄示经常在一个人的时候盯着过去的某些东西,久久的沉浸在过去的回忆里。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另一个人也是如此。

想他这二十几年来,接手王位,将侄子抚养长大,一步一步将国家的领土扩张到现在的程度,竟然在这二十几年间没有一次能够真真正正的与那个人面对面的好好说过话,每次都只能是在会议上匆匆一见便又分离。

迦具都玄示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向落地窗边,抬头望着漆黑的夜空仿佛在回忆什么。

视线回到宗像礼司那边。

当宗像礼司结束了和无色大公的会话之后,回到了临时的住所。众所周知宗像礼司是个极其爱干净的人,一回到住所便脱去会谈时的礼服,将整个人浸在偌大的浴池中。正当他闭目养神的时候,门却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哦,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毫无诚意的道歉啊,不过阁下什么时候来对过时候呢?野蛮人周防尊?”

不顾池中之人的反应,周防随手扯了一张矮凳就在宗像身边坐了下来。看着对方过于白皙的身体,周防不禁咂舌。

“啧……宗像,你怎么什么时候看上去都是这么白?你不会是给自己……”

随着对方的眼光越来越向下的时候,宗像礼司终于……

“野蛮人,我这是天生的你不是不知道。还有,你究竟在往哪里看!”

……

“宗像。”

对方突然正经起来让宗像礼司还有点不太适应。

“你今天的谈判结果我已经知道了,接下去按照无色那家伙的性格是不可能就这样善罢甘休的,你准备怎么做?”

“……难得你居然会关心这些事。说实话我目前的计划本来是想无色大公若是不肯退兵的话正好给了我消灭他的理由,但是目前看来我得从新计划了。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凭我是宗像礼司这点……”

周防看着宗像礼司自信而缓慢的将计划和盘托出的样子,心里也放心了不少,至少目前宗像还是那个自信无可挑剔的宗像,真不愧是……。

“所以说……阁下究竟要这样看着我到什么时候?”

“嗯哼?这样不是挺好的么……算了,你还是早点出来穿衣服吧,免得下次我看到你的时候你……哼哼。”

说完周防就起身离开了浴室,还颇具绅士礼仪的带上了门。

“所以说害我没有办法穿衣服的究竟是谁啊……”。

看来周防公爵每次都能在‘恰当’的时候看见‘恰当’的事呢,真是……。

TBC


评论

© charkith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