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神圣德累斯顿

加布里埃尔宫

白发的老人孤独的坐在华丽的王座上,他已经在这个位子上坐了60年。从戎装青年变成了华服王者。

而当年的挚友已近不在身边。

老者对着挚友的画像缓缓叹息。

“陛下,宗像王储已经到达帝都。王储希望能够觐见您。”

“……这么快就到了还真是宗像的作风。好吧,我在大殿等他。”

宗像礼司来了,这意味着那个人也要来了吧。

沉稳的步伐踏在大理石的地板上,发出有节奏的敲击声。

“久疏问候,陛下。”宗像对着前方的长者恭敬的行礼。他是十分尊重这位年老的王者的,因为这位王者在位的这么多年,从未让其他国家对帝国属国造成任何威胁。单从这点来说,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了。

“你来了。”这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

“是。陛下,我想您应该获悉我此行帝都的目的了。那么就有劳您妥善安排了,我想您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出什么事端。”态度恭敬但在言语之间却透露着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傲慢。

“哼。真是傲慢。”国常路大觉调侃似的回应。其实他是欣赏宗像礼司的,因为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某种气质。

“不敢当,陛下。”对于国常路的回答宗像礼司不慌不忙,镇定如初。

在拜会完国常路大觉之后,宗像礼司松了松繁复的领巾。

跟随他来的部下见他出来后都围上前去。

“殿下,与黄金之王的会面是否顺利?”遇事沉稳的秋山自然出口便直击问题中心。而他身边的道明寺也露出了办公时难得的严肃。

“十分顺利,那位老人不愧是饱经风霜的长者。”

“殿下,收到线报。无色大公将于明日上午到达帝都。”

“哦呀,真是迅速。”

明明是听上去是称赞的话,在宗像礼司的嘴里说出来却透露着别样的讽刺。

“还有线报说……莱昂公爵……也来了,似乎是跟着我们来的。”

“哦?那可真是热闹了。”宗像礼司想的到周防尊来的意图,但是为什么要去想?一切都还在他计划之中,不是吗?

国常路大觉给宗像他们安排的是一个清静幽雅的住所。宗像礼司十分满意这个地方。当他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发尖还在滑落未擦干的水珠。眼角却看到的窗户外的那个黑影,他放下手中的毛巾任由水珠滑入领口敞开的衬衣,氲开一片水渍。走到窗边伸手打开了装饰精致的窗户,只见那个黑影迅速的跃进室内。

“您还真是野蛮人呢。莱昂公爵殿下?”

“啊……宗像,你能不能收起你那套官架子我最讨厌你那种表里不一的样子了。”

“哼。那好,周防。你今天来是做什么?可别告诉我是来欣赏风景的。不过你要是这么说我也不会意外的。”

“……宗像,你话多的毛病还是一如既往的讨人厌。算了反正我习惯了。”

“所以说阁下今天来究竟所为何事?”

“也没什么,就是路过而已。”

宗像礼司知道对方是在找借口却不揭穿他的谎言。

“不过啊宗像……”周防尊顿了一下,顺着宗像发丝上的水珠将视线没入衬衣之内。“你这样……是故意的么?”

意识到对方是在调侃自己,宗像也毫不在意。“阁下以为我是您么,每天无所事事只会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呵……”习惯了对方的犀利言辞的周防完全没把宗像说的话当回事,而是趁对方不注意将他拉近身来,左臂紧紧的环在宗像的腰上右手抓着他的手腕防止他挣脱。然后就这样直直的吻了下去。

知道对方的行动方式,宗像也不挣扎,任由对方吻着自己。

——扣扣

这时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宗像稍微一使劲便挣脱了对方那看似严密却漏洞百出的‘束缚’。对方似乎也不在意,意犹未尽地看着他。

“殿下,我是道明寺。”

“道明寺卿啊,什么事?”

“非常抱歉这么晚打扰您,黄金之王为您和无色大公选好的谈判的地点,在阿布纳宫。”

“是么,我知道了,辛苦你了。如果报告完的话就赶紧回去吧,太晚了可是会让秋山卿担心的。”

听完道明寺的报告后,宗像礼司还心情不错的打趣起了部下。周防尊笑的一脸无赖的看着眼前坏心眼全开的王储。

“什么啊,殿下真是的!属下告退了。”明明平常最喜欢开玩笑的人却被宗像的一句话弄得面红耳赤的急忙告退,真不知道应该说道明寺卿的脸皮是真的薄还是宗像礼司的重点击的太准。

等到宗像礼司从新将视线调整回房间里那个‘多余’的人物时,却发现对方已经跃上窗台。

“怎么,这就打算走了么?”

“呵,虽然很想留下来好好的跟你……。但是,你明天不是要去跟那个小丑谈判吗,就先‘放过’你,下次再一起结算好了。”

说完也不顾宗像的回答,周防尊便从窗台一跃而下。

宗像礼司上前把窗户关紧时说了一句“周防……你也太小看我宗像礼司了。”

德累斯顿的气候是十分温和的,哪怕已经是夜晚了,只穿一件单衣仍然不会感觉到寒意。

宗像礼司站在阳台的中央,视野最好的地方。漫天繁星闪烁意味着明天会是一个好天气。

对于周防尊今晚回会来找他,说实话他一点也不会意外。周防那家伙别看他整天无所事事只会睡大觉,可是那家伙毕竟是奥尔德里奇之狮的继承者。对于谈判这种纸上谈兵的东西周防向来是看不上的,对于他来说,与其让他去谈判不如给他一个军团让他去直接打一战来的爽快。

不过就算是周防也不能阻止他的决心,谁都不能。他的祖父曾是神圣德累斯顿的皇帝,青之一族是荣耀的传承。他的使命就是再一次让族人回到立于世界顶端的荣耀。

宗像礼司很看重和周防尊之间的友情。但是,家族的利益和朋友的情谊之间往往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

不过,现在要考虑的问题是明天与无色大公的会面。

说起这位无色大公,在他登位的时候可是‘名扬天下’的人物。暗杀前代大公,控制了前大公的下属,将整个大公国纳为己有。据说无色大公是古代失传的瞳术的继承者,看来明天还得吩咐秋山卿他们自己留心不让无色大公有机可乘。

宗像礼司的计划只有他自己知道,但是这之中可变的因子是在是太多了。

与此同时,远在奥尔德里奇的迦具都玄示却收到一封无名书信。信里什么也没有写,只是画了一张图。一只苍狼倒在血泊之中……。

迦具都紧紧的攥着手中的信,没有署名的信件,倒在血泊中的苍狼。这都在预示着什么。

迦具都想起了他与那人第一次相见的时候正是漫天飘雪的季节。

那人一袭青服至今都还历历在目,可惜自从那人继承皇位后二人便再无相见。

想来有二十年了吧。

TBC


评论

© charkith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