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宗像礼司离开布伦达已经两天了,这一路上出奇的平静,这出乎一群人的意料。当然,宗像礼司除外。

“殿下,不是说无色大公是一个无比狡猾的人么?为什么我们都快到帝都了……都什么事没有发生?”布伦达帝国皇家骑士团第四小队队长,陆军少将道明寺安迪丝毫没有什么紧张感的向坐在马车里的人询问。顺手把玩着额前的发丝,用手指一圈一圈的旋转着本来就卷曲的头发。

“安迪,住手。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做那个举动,有违我骑士之礼。”秋山氷杜伸手拍掉了道明寺那不安分的爪子。看着对方撅起的嘴角,秋山无奈的揉了揉对方蓬松的头发。

旁边的日高是个和道明寺一样不会看气氛的笨蛋,自己搓了搓那头本来就已经够乱的头发“哈哈秋山,不要这样啦,我们是出来玩的不是在皇宫啦”。日高晓,布伦达帝国陆军少将,作战总参谋室成员,同时也是道明寺小队的成员。

他扭头对着身边的榎本“你说是吧,阿榎?”。

榎本龙哉,陆军少将,日高晓的搭档,同样是第四小队成员。

“阿晓,你就不要给秋山先生添乱了。还有,你的声音太大了,会吵到殿下的。”文静的榎本出声制止了日高接下去打算的长篇大论。

马车内的人似乎并不在意部下们的吵闹声,反而宽慰起部下来“秋山卿,正如日高卿所说,不必要那么拘谨。”他顿了顿“关于道明寺卿说的那个问题,很快你们就会知道结果了……”

宗像礼司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外面传来打斗声。这是,一发子弹破窗而入,擦过宗像礼司的左臂。

“殿下!!!”车窗外面一阵惊呼。

“可恶啊,这些家伙从哪里冒出来的?”

“日高,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快去殿下那边看一下殿下怎么样了。”

日高闻言立即掉头向宗像马车的方向奔去。

“殿下,你怎么样了”。

“咳咳,日高卿,先不用管我。通知秋山卿不要赶尽杀绝,一定要留活口。咳咳,快去!”

“是!”

前方依旧厮杀一片,来者或持长剑或握火枪,来者不善啊。

“秋山先生,殿下有话交代。”日高靠近秋山的同时还击毙了一个企图袭击秋山的家伙,在他靠近秋山后做了一个手势,然后迅速离开。

秋山也不是等闲之人,皇家卫队向来训练有素。只见秋山跃上高处,面对众人挽了个意义不明的剑花后迅速回到地面杀敌。

见到信号的其他人开始放松对刺客的攻击。

最终只有三人在秋山他们蓄意放水下重伤逃走。

待到前面厮杀声停止后,宗像里捂着左臂从马车上下来了。

“殿下,伤口必须尽快处理。榎本!”①

“是!”

“殿下……”

“道明寺卿不必多说,且看接下来他们会怎么出招吧。”

“……是”

无色大公国

泰姆宫

“你说宗像礼司中弹了?”

“是,主上。看他部下的样子似乎伤的不轻。可是主上,这样好吗?公然的对布伦达帝国的王储出手,您难道不怕布伦达方面会兴兵为王储报仇吗?”

“哼哼哼哼哼出兵?要的就是他出兵。只要他出兵,我们就可以乘乱杀了羽张迅,然后布伦达就为我所有了。剩下的就只要解决迦具都那个老混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无色之王低头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三科草太。“明白了?”

“……是。”

梅因斯宫

“尊,你听说了吗?宗像王储在去神圣德累斯顿帝都的路上被人行刺了。”

“嗯……无色那家伙吗?”

“恐怕也就只有他了。”

“哼!只会耍小把戏的小丑,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这么说,尊。你早就知道了?”

“……也不能这么说,只不过想想都知道他不会那么轻易让宗像到达目的地的。”

“可是,王储此行就是为了和他见面,如果王储出了什么事第一个被怀疑的不就是他吗?这样不会对于他选帝侯国的名声”。

“……名声?声名狼藉的家伙的名声?……算了,太麻烦了。”

“尊……你啊……”

出云看着自家公爵的背影,有看了看青色的天空。

似乎……要变天了。

雷恩伯德宫

布伦达作战指挥室简称Secpter4,是羽张迅一手建立起来的作战指挥中枢。当然,这是对外宣称的名号。实际上的Secpter4是皇家的秘密组织。

今天的Secpter4正如往常一样运作,听说今天中午的午饭很有可能是淡岛中将亲自下厨的时候,众人都发出了认命的叹息。

“队长,陛下的近卫传来消息希望您现在去觐见陛下。”

“……啧,知道了。”

被下属通知觐见事宜的伏见猿比古十分不耐烦的从座位上起身。身后传来淡岛的嘱咐:“殿下,麻烦你态度认真点。我们会等你回来吃午饭的。”

听到吃午饭三个字,伏见的脸更加阴沉了。

伏见猿比古是宗像礼司的胞弟,可是性格却与兄长相差甚远。拥有一副聪明的头脑却对所有的事情表现的十分厌烦。

“父亲,您找我?”看着书桌前面色苍白却任然不肯放下文件的父亲,伏见猿比古稍微收起了一点不耐烦的神情。

“哦,猿比古来了啊。咳咳,对于你大哥遇刺的事……你已经知道了吧?”

“是……您的身体已经很糟糕了,为什么还不去休息?”

“咳咳,不行啊。礼司还没有回来……我的时间却不多了。上次交代你的事做的怎么样了?”

“……已经进入后期了。”

“咳咳,接下来就交个你了。在我走了之后,你哥哥……咳咳。总之,小心无色之王。……退下吧,让我休息一下。我现在还不到要离开的时候。”

“……是。”

当伏见的手握上门把的时候,羽张迅的声音穿过空气,在房间里回荡“你哥哥过于执着将家族推上巅峰的地位,我不在以后你一定要好好辅佐你哥哥,他的命格太强硬,伤的最终还怕是他自己。”

“……是,我明白。”

当伏见离开书房后,羽张迅望着手边的精致木盒,手不住的抚摸着它。“玄示,看来今生我们无缘再见了。”

奥尔德里奇王国

格里芬宫

不同于布伦达的严肃,今天的奥尔德里奇一样「火力四射」。

“那混小子又去哪里了?出云你今天不给我老实交代看我……”

“非常抱歉陛下,臣每次都是如实禀报。公爵殿下这次确实不在宫中。”

“那他去哪里了?现在是什么时期他不是不知道,虽然他一个人不会有危险。但是小丑的爪牙已经渗透进来了。”

“您是说……”

出云有些吃惊的看着面前赤发冲冠的王者。

“没错,无色的家伙已经开始行动了。”

“那可真是糟糕了啊。”

“所以那混小子究竟去哪里了?!”

“……事实上,公爵跟着宗像王储的步伐去了神圣德累斯顿的帝都了。”

“什么!他竟然……。算了出云,既然尊不在,那这件事就由你来。反正那小子在的话也会嫌麻烦的吧。”

“是,谨遵圣命。”

自那日受伤后,宗像一行人再无遇见任何暗杀,似乎……能够顺利到达帝都呢。

TBC

注:①因为似乎榎本是技术宅,所以给他了个军医的设定。


评论
热度(1)

© charkith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