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人间四月,草木芳菲。奥尔德里奇王国的王宫里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致。

梅因斯宫。

这座宏伟精致的宫殿是国王迦具都玄示专门建造给他的侄子——周防尊的住所。宫殿里的一切都是按照当时最时兴的样式,请名家设计建造的。说起为什么要建这么一座宫殿给侄子,脾气如他火红色的头发一样的国王是这样咆哮的:“不给那混小子一个笼子,怎么栓得住他?”。不过后来事实证明,就算有笼子,也拴不住这头猛兽。

不过事实上也是如此,生性慵懒最厌烦皇家规矩的公爵殿下的确不喜欢住在人多的地方,这座宫殿大且安静,正适合养生睡觉。

但是,现在的局势似乎不太适合悠闲的睡觉了?

“尊!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

“......嗯?”

“哎,算了。我再说一边,给我认真听好啊!”对于自家公爵是个什么性子,出云早在十几年前就摸的清清楚楚。“再过一年,就是决定神圣德累斯顿帝国下一届主宰者的日子了,年迈的黄金之王已经决定要从这个庞大的帝国顶端退下来了。作为七大选帝侯国之一,国王陛下对于这次的机会十分重视。”

“重视的话,让老头子自己去忙活儿就好了,找我做什么。”

“陛下本来也没指望你能做什么,但是.......这次可不止我们一家对于帝国的皇位虎视眈眈,听说青之帝国和无色大公国似乎也很志在必得。”

“你是说宗像礼司?”

草薙出云已经习惯周防尊善于抓错重点的‘本领’了。“不是宗像王储,是整个布伦达帝国!”。

草薙出云口中的布伦达帝国和青之帝国其实是同一个国家,因为布伦达帝国的皇室以青服为代表,故称为青之帝国。

说起这布伦达帝国,可是与奥尔德里奇王国有着宿命般的孽缘,每一代当权者都对对方的做法十分不满意,以至于一直有着不间断的小规模战争。但是,在争斗的同时,又是惺惺相惜的朋友。这一代的迦具都玄示和羽张迅也是如此。

“重点不在这里,你没有注意到我刚才说的无色大公国么?那可是个狠家伙。”

“嗯?无色的?那种不入流的家伙我关注他做什么?”

正当周防尊和草薙出云对无色大公的事准备开始讨论的时候,不远处跑来一个橘发少年。

“尊殿下,草薙哥。”似乎还没有回过气来,整个语调都带着明显的颤抖。“出......出手了,无色那家伙。”

“什么?发生什么事了?小八田你慢点说。”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嫌站着太累,八田美咲干脆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无色大公以黄金之王分配不公为由,对布伦达的边境城市马洛里出兵了。目前,布伦达方面已由王储出面前往神圣帝国的首都与无色大公会面,希望能将此事和平解决。”

听到王储,周防的眼皮子动了一下。

“尊,你认为王储此行,结果如何?”

“哼,无色那家伙以为出兵夺一两个地方就能使布伦达对他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妥协,不过,他也太不了解宗像礼司是怎么样的人了。”说完,周防尊挪了挪身体,继续假寐。

出云见状笑了笑,“也是,宗像王储是何等人物。”

“草薙哥,那个眼睛真的那么厉害?”

“小八田,人家是王储啊,你还真是没礼貌啊”

“切。”

草薙出云说宗像礼司厉害,那是真心的。想那宗像9岁从军校毕业,十三岁独自率领大军镇压了反叛的贵族起义,到现在已经是家喻户晓的少年英才了。曾经教皇为他算过命运的轨迹,说了这么一句话“这个孩子将来必定是手握天下权的人物!”。时至今日,宗像礼司的成长也在慢慢应正教皇的预言。未来的一代帝王。

只是,这个时代不愧是风起云涌的时代,无色大公的出现,搅乱了所有人的命运轨迹。

雷恩伯德宫

“陛下,恕臣直言,让王储殿下就这么去见无色大公合适吗?”空旷的大殿回荡着女子冷冽却带着一丝疑惑的声音‘听说......无色大公不是个很光明正大的人,王储只带了四名亲信在身边,是不是过于冒险?”

端坐于大殿之上的人有着及腰的长发,湖蓝色的长发被金色的饰物轻束与脑后。年过四十却依然风采不减。“我也曾与礼司讨论过这个问题,但是礼司坚持只带四名亲信。”

“那为何殿下不带我或着伏见殿下?”

“呵呵,淡岛卿,你是礼司的心腹这是众所周知的,礼司希望在他离开帝国的这段时间内,由你来继续执行对马洛里事件的处理。”

“……是。臣明白殿下的意思了。那么恕臣失礼,臣先告退了。”淡岛向王座上的王者深鞠一躬后笔直的走出了大殿。

两日前

“礼司,今天叫你来是想听听你对于马洛里事件的看法。”

“哦呀,父皇你不是早已有对策了吗?”

“哼哼,不愧是我儿。但是我想知道你的想法。”

“儿臣对于这件事没有想法。”

“哦?”羽张迅整了整袖口,看着眼前他骄傲的长子。

“无色大公想做什么不是很明显吗?既然大公已经走出了这第一步,我们为什么不顺着他,反正我们本来也就打算借机向大公宣战,既然他自己撞了进来,就不劳费事了。所以,儿臣对于这件事没有任何想法,一切都在我们计划当中。”

“哈哈,礼司你还真是很直白啊。那么我问你,神圣德累斯顿对于你意味着什么?”

“我青之氏族百年荣耀,吾等大义。”

“那么,帝都之约你打算怎么处理?”

“儿臣只要带四名亲信和部分卫兵足够,淡岛卿和猿比古镇守帝国,就不必跟我去了。”

“足够?无色大公是靠什么手段上位的你不会不知道,你就不怕……”

“吾等大义毫无阴霾!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前进的道路。”

“那就去吧。”

回忆戛然而止,羽张迅不禁弯起嘴角,对着空无一人的大殿说了一句“瓮中之鳖”。

无色大公国

泰姆宫

听完下人的回报,无色之王爆发出一整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宗像礼司?终于让我等到这一天了!不久之后你就会成为我踏上神圣德累斯顿的重要力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TBC


评论

© charkith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