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泽】零下三度 【3】

 

 @かぜ =3=

「荣纯君,欢迎回来。」

与室外寒冷不同的是,室内洋溢着暖暖的感觉。小凑春市在结束与泽村的通话之后便开始着手准备夜宵。

「荣纯君,外面挺冷的吧,来吃点东西吧。」

「哦哦!小春你真是贴心的小棉袄啊!」

「那都是什么形容啊……」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春市的脸上还是浮现了淡淡的红晕。

在交代泽村吃完夜宵后一定要好好地放松后才能去睡这般如老妈子的叮嘱后,春市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紧张了一天的神经终于能够彻底放松下来,吃完夜宵后的泽村洗了个澡,回到房间后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时间很快的流逝,初升的太阳第一时间将它的光芒散发至天涯海角。

当泽村揉着眼睛和春市道早安的时候,春市已经准备好早餐,在阅读着手中的PDA了。

「荣纯君早安,昨晚睡得好吗?」

「唔,还不错吧,算是一夜好眠。」

也许是还没有彻底清醒,泽村给人一种迷迷糊糊的感觉,与他一发夺命时的凛冽感完全不沾边。

「刚才有新的工作联络,不知道荣纯君要不要接?」

「唔,明明昨天才累死累活的回来了……算了,小春你说说看吧。」

虽然是抱怨工作源源不断的找来,但是泽村还是选择先了解是什么样的委托。

「是财前先生发来的联络,希望能和荣纯君见个面,当面委托。」

说起财前,他也曾经是名盛一时的杀手,跟泽村的师傅克里斯是好朋友,算是泽村的半个师傅类的人物吧。但是由于几年前一次任务的失手,导致他无法再作为杀手生存,所以转而作为联络自由杀手的中间人。

财前想要亲自与泽村见面,想必是很重要的委托吧,小凑春市是这么想的。

「哦哦,黄头发的不良大哥嘛,他有说在哪里见吗?」

听说是财前的约见,泽村并没有多想,而是爽快的答应下来,一改之前还在抱怨的状态。

「晚上六点半岛酒店,荣纯君知道的吧?」

「半岛啊,还真是有钱啊。」

居然在那么高档的地方见面,看来他混的不错嘛……这么想的泽村切下一块煎鸡蛋放进嘴里。

早餐过后泽村例行出门跑步,顺带拉上的春市。

中午俩人难得的在外面吃了顿午饭,泽村提议下午要不要去打棒球时,小凑春市果断的否决了,说‘荣纯君晚上还有事情,下午应该好好的回去睡觉’。

就这样泽村只好乖乖地回家又睡了一下午。

等到接近四点是泽村才被春市摇醒,换上了浅灰色的大衣,准备出门时被春市塞了一把92F和一个弹匣,为此泽村还笑春市小题大做。

因为身后别着不能通过安检的非法持有物,泽村只能选择乘坐taxi前往半岛酒店。

到了半岛酒店之后,问过大堂经理,泽村顺利的找到了约见的房间。

礼貌的敲过门后泽村打开了棕色的木门。

房内的摆设很有品味,不愧是大酒店呢。

巡视了一遍后,泽村看到了站在窗台边背对着他的男人。

不对!这不是财前!

警觉的发现房内的男人并不是自己要见面的对象,泽村迅速将手握上了门把。

「这么快就要走了吗,泽村君?」

对面那个男人精准的叫出了自己的姓氏,看来不是普通的家伙,泽村将警戒的程度再次提高。

「既然来了,不妨坐下来喝一杯吧?」

男人转过身面对自己,是个五官精致的家伙呢。

不在意泽村站在门边不动的样子,男人自顾自的坐在了靠椅上,开了一瓶香槟。

像是为了告诉泽村并没有放什么奇怪的药物似得,他先往自己的杯子里到了一点,一饮而尽,还很有风度的向泽村举了举杯。

本来想一走了之的泽村反而不好离开了,只好自我镇静走向那个在为自己杯子里添酒的人。

「还没有自我介绍,我是御幸一也,青道的成员。」

当那人说出自己姓名的时候,泽村的眼睛稍稍的睁大了一些,御幸一也的名字在整个道上应该可以说是没有人不知道了的。

御幸把对方不经意间的小动作牢牢的尽收眼底,抿了一口杯子里的酒。

还好泽村也是个久经战场的人,迅速恢复了状态,毫不退让的看着对方。

「御幸先生有什么指教吗?」

「指教谈不上,只是想问问泽村君有没有兴趣来青道,我们可以给你很好的待遇哟。」

「多谢您的厚爱,本人还不打算加入任何组织,如果您只是为了这件事的话,恕我失礼先告辞了。」

说着就准备起身的泽村被对方接下来的话钉在椅上不知作何举动。

「我们首领很生气啊,被泽村君搞砸了的会谈。」

…………

「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

「泽村君昨晚出现在了***吧?如果泽村君不能给我个明确的答复,我可没办法回答老大的怒火哟。」

「管我什么事!你该找茬的人不是我。失礼了!」

不想在与对方纠缠,泽村立刻离开了座椅,再谈下去估计会暴露更多的东西。

但是对方似乎不打算那么容易让他离开,在他起身的时候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泽村想也没想回身就给对方直面一拳,不过御幸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几番你来我往后泽村也没能离开房间,情急之下拔出了出门前春市塞进他手里 的92F。

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感谢小春,泽村现在无比感谢春市给他的东西。

就在他瞄准对方不致命却能让对方短时间内丧失行动能力的身体部位时,一阵头晕目眩直冲大脑。

…………哪里出了问题?那杯酒吗?

可是御幸也喝了啊,为什么他没有事?

倒在地上的泽村还没有完全丧失意识,盯着蹲在自己眼前的御幸。

「真是大意啊,泽村君。看我喝过了就安心了吗?不过还真是了不起的意志力啊,居然还没有失去意识。」

随着对方那听起来像是十足的嘲笑的声音,泽村实在抵抗不住药力,失去的最后的意识。

等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动弹的躺在了光滑的丝被之中,撑着手臂看着自己的不就是那张欠扁的眼镜脸吗?

而且糟糕的是,自己和那混蛋似乎都没有穿衣服?哦,那混蛋在摸哪里!

可恶!什么情况!

「醒的真早啊泽村君。那接下来我就不客气了。」

看见自己悠悠转醒之后,御幸一也低下了头,添上自己光裸的脖颈。

TBC

因为俺的学校周末放假时间有点另类,所以周末会比较能够多打一点,平时上课就没那么多时间啦~

这篇尽量在地狱月开始前结束【理想状态】,因为到了地狱月的话一天都开不了多久的电脑呢。

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提意见哦~【不要吝啬哟~

评论(4)
热度(16)

© charkithl | Powered by LOFTER